又酷又炫秃毛蛋

【superbat】演(短/上)

Erica🐍:

其实也算是我对超人和蝙蝠侠的一些看法,我不怎么觉得超人忠犬傻白甜,超人的设定决定了他或许可以甜,但绝对不可能傻和白,而且忠犬与我而言更像是他懂得珍惜和守护自己所能拥有的重要的事物和人。而蝙蝠的傲娇则更像是内心的防御机制,但是在重大事件发生时他肯定会选择最有利和有效率的方法,大局为重下他不会傲娇的。


ps.我什么时候写过肉!所以这篇当然也没有肉 !谢谢到现在还没打死我的小天使们!你们就是光!是天!是太阳 !
当然如果有错字的话麻烦告诉我!我自己眼瘸找不出来 !!
――――――――――――――――――――――――


蝙蝠侠一直是看起来更像控制狂的那个。手段极端,处心积虑,不管落得多么糟糕的名声也要将一切牢牢抓在自己手中。
道德模糊,情感偏执。
像是被无尽的分泌自体内的仇恨驱动,以一种不必要的凶狠和冷漠维持自己黑骑士的形象。
是的,不必要的凶狠和冷漠,没有人了解他究竟是谁,不论他留下多么可怕的传说,在这个城市有多么深刻的痕迹,但说到底,除了与他对着干的人以外,这只蝙蝠怪的凶狠冷漠与别人并没有什么关系。


冷漠的可远不止他一个。


而另外一个,大都会的光明之子。
他谦逊,温和,像是有跟精力一样用不完的好脾气。给人们带来希望,崇拜他的人则认为他是未来。
私底下,克拉克肯特,他看起来跟超人没一点相似之处,平凡的小记者,乡下的纯朴男孩,随便你怎么说,反正他有赶不完的稿子听不完的教训。带有与生俱来的天真还要为生计发愁。
多可爱的人是吧。


但是蝙蝠侠更倾向于将其定义为危险至极。
他在见过超人之前就见过克拉克肯特了,他没有发现,甚至没有怀疑,天知道这两个八杆子打不着的竟会是同一个人。而他的伪装就只是靠那副该死的眼镜。哦,还有演技,简直炉火纯青。
或许超人确实是保留了些乡下纯朴的品质,但这不足以支撑他能将克拉克肯特饰演的如此完美,或许作为克拉克他并没有多少表演的成分在其中,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作为光明之子他也没有刻意的去演出人间之神的气质。他是个矛盾的集合体。
他超出了蝙蝠侠的掌控。


所以蝙蝠侠的下一步就是要控制他,控制人们口中所谓的神明,他已经确认了确实是有东西可以伤害到钢铁之躯的,他只需将那有力的武器握在自己手里。
除了毁灭日和亚马逊公主着实给他带来了不小的冲击力,当然,他有利力的武器最终并没有窝在自己手里,戳死的也并不是超人,尽管超人依旧受到牵连并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是这脱离原本预想的事实还是让蝙蝠侠感到了焦虑与一丝慌乱。


扯淡,他都这个年纪了才没精力去做个实实在在的控制狂,他要的只是安全保障。如果得到氪石能应对超人,那么他就想方设法的得到,不是为了控制谁,只是为了超人一旦失控他能有一个对策来保护这个星球不会被救世主手一滑给灭掉。
超人一开始并不知道这些事,他以为对方只是生理性看自己不顺眼。
但是这些想法在他被丑不啦叽的毁灭日戳了个透心凉之后就都没屁用了,毕竟人都死了还计较什么。


所以他躺在地底下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把跟蝙蝠侠的不愉快忘了一干净,往好了想,至少他还记得对方救了他妈妈。
在棺材里醒来绝不是个多么有趣的体验,尤其是你清楚的知道自己被开了多大个洞后。
说实话他并没有被吓到或者有多么惊慌,他可是超人,从小不断被自己觉醒的各种超能力吓到现在他早都学会了不要为自己感到多么惊讶。
你都三十多岁了,别像个五岁的麻烦精一样为自己的死而复生大呼小叫。
所以他只是细心的聆听,直到确认了附近并没有一个人时才轻而易举的从地底下爬出来,再把一切都恢复原样。
下一步呢?避免造成恐慌,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暂住。
然后调查是什么让自己胸口的大洞重新被密度惊人的血肉填满,不论作为超人还是记者,他比须调查清楚。
而不巧的是他的两个身份同时死亡,这意味着他不能就这么光明正大的走出去。他需要合作,他需要帮助。
超人从不吝啬承认自己需要帮助,他甚至都不需要说服自己就穿着便服戴着鸭舌帽来到了布鲁斯韦恩家。
他并没有贸然进去,而是将一张便条留在门前,然后离开,在足够混乱和黑暗的巷子里略有心事的等着。
哥潭的风气跟大都会可谈不上相似,在等待并且大脑飞速运转试图理清思路找到线索的过程中他收到了许多带着精液味道的邀请,例如贴在他身上试图卖弄风骚掏空他钱包的男孩女孩们,或者开着车经过想用钱买到他下半晚的肥虫。
对于城市风气克拉克并不想发表任何看法,他拥有超级听力,他听得到地球上的每一件事,所以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下流的极限究竟在哪。
这又不是他想不听就可以不听的,他只是学会了不让自己为所有不赞同却实际存在的事烦恼。
所以他只是专注于思考,分出一点精力把帽沿压的更低,再分出更加少的可怜的精力礼貌拒绝所有人,并祝他们下半个夜晚过的愉快。


尽管他不喜欢那个黑乎乎看起来像是有被害妄想症的大蝙蝠,但是这不妨碍超级大脑承认对方有出色的思维能力和令人惊讶的接受能力以及该死的执着,只要对方觉得追查他复活的原因是有必要的,事实上,蝙蝠会比他自己更努力。


[poi][rf/fr无差]告白[番外]

Harold Sterna死于一个寒冷的冬日。

三三两两的哀悼者撑着黑伞聆听牧师回顾死者虚构的人生,间或发出轻微的抽泣声。

Finch静静注视着自己或新或旧的合作者们,觉得又歉疚又感激。

死亡并不可怕,只是像结束了一段漫长的旅程。而且死神仁慈地让他的灵魂回到了20年以前的样貌——或者说他的灵魂已经停留在了20年前。

在心里向哀悼的人群道别,Harold一转身,有种理论上来说不应该有的心跳漏了一拍的错觉。

离他10步远的地方站着一个男人。

斑白的鬓角,令人怀念的眼神。嘴边挂着熟悉的笑纹。

“Hey,Harold。”

男人双手插在长大衣兜里,气定神闲地站着,似乎刚刚赶到,又似乎已经站了20年。

Finch觉得自己说不出话来。

“我看到你的信啦,”男人慢慢向他走过来,脸上的笑容越发明显。“很抱歉没有及时给你回信。虽然有点迟了但我还是要说,谢谢你。还有⋯⋯”

Finch看向自己被握住的手。

“我也是。”

————————

这篇的设定是实际上Reese已经在战争中死去,特工死前留下的应急方案是向Finch辞职,在TM和小队其它人的帮助下虚构一个远走他乡的美满生活。

所以有了TM模仿Reese写给Finch的第一封信,希望能通过这种方式帮助Finch走出阴霾。

但是Finch怎么会不知道呢……我认为以Finch对Reese的信任和了解,他是知道的,而且会把Reese的死亡归咎到自己身上。

所以其实Finch的书信里有一些东西是说给TM的,有一些是说给(再也听不到的)Reese的——“接受他人的善意”,努力进行自我开解。

至于番外是我的私心啦,官方爸爸不管怎么虐,我还是希望他们能在某个地方重逢呜呜呜呜呜呜呜……

第一篇(相对来说比较)长的同人给了POI,笔力不够怎么样也写不出来想说的东西……OOC抱歉。

(没出息地说其实第五季到现在都没敢看还在不停地撸一二季TAT

[poi][rf/fr无差]告白[6]END

Dear Mr.Reese,

今天,我想谈谈告别。

翻翻之前的信件,我问自己悔恨从哪里来?仔细想想,是没有好好告别吧。不,或许我……还是难以接受离别。即使经历了这么多痛苦的离别,对自己说应该理智成熟地接受它,但是真正面对的那一天还是如此……艰难。

与Grace告别,确实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但是不得不承认,能在暗处看着她,或者哪怕知道她在世界的某处过得很好,这个认知就能给我带来慰藉。而现在,我重新认识了我给她带来的伤害。

作为被留下来的那个,其实更为艰难。

有时候我会意识到自己有点太过消极,尝试着找回昔日的心态。不,我并不是情绪低落,自我调节了一段时间以后,过于平静才是真正的问题。

举个例子,我一直很喜欢在哈德逊河边散步,欣赏风声,欣赏景色,欣赏人们在河边跑步、嬉闹、交谈的日常生活,这几乎也成为了我生活的一部分。然而现在,那份喜爱之情似乎化为了习惯——逐渐很多喜爱的事物都变成了习惯。习惯要改掉似乎有点难,但并不会给我带来心理上的痛苦。喜、怒、哀、乐似乎离我而去,我只能在记忆的长河里找到它们的一点痕迹。

这种感觉就像……活着,但已提前和人世告别。

人类真是有很大局限性的生物,总是无时不刻地用自己有限得可怜的认知来理解他人。曾经我认为,我们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失去了朋友,失去了爱人,失去了与这个世界的链接。但直到最近我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在我们共同事业的开端,我预设了各种应急方案,不得不说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最希望实现的是曾经启用过的那个——我离去,你继续我们的事业。虽然把这么重的责任压在你的身上并不道德,但是不知不觉间我已足够信任你能胜任好这份工作,并且自以为是地认为这样对你来说更好,认为你可以在Jessica的事情以后和我一样因号码事业而获得救赎……噢,天哪,我真是又自大又冷漠。

不得不说,你和Grace真的是超乎想象的坚强,能够站起来,继续前行。至少我做不到。

我老了,也累了。

不过活到我这个年纪,拥有过美好的友谊,邂逅过梦幻的爱情,创造过精妙的作品,与可贵的灵魂相遇并且成为了更好的人,现在的我能够坦然地接纳那个残缺的自我,可以面对这提前终止的人生。

而且我还有我们曾经共同致力的事业,我也相信,终有那么一天,我们会再次相见。

为了那一天,我会努力活着,用余下的时间做好准备。

所以我想,是时候说再见了⋯⋯这应该会是我写给你的最后一封信。

愿你平静安宁。


你永远的

Harold Finch

———————FIN————————

还有一个短小的番外…

[poi][rf/fr无差]告白[5]

Dear Mr. Reese,

有一段时间没和你说说话了。

今天的工作很顺利,姑娘们难得地没有破坏什么,善后工作也只是整理资料,把照片摘下来。

这次的POI是一位患了阿尔兹海默症的老人,目击了自己都不记得的犯罪现场惹上麻烦。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值得一书的事情,只是看着这位脾气阴晴不定的老人把为数不多清醒的时刻都用来思念亡妻,略有感触。

鉴于我有阿尔兹海默症的家族史,这段时间以来我投入了积极的预防锻炼中,尝试着重拾爱好,电影、歌剧、音乐会,甚至开发了新的兴趣。不得不说,中国的象棋里映射的思想十分有趣。

除了被放在历史长河顶点、像符号一样的“将”,有谁会执着于某个平凡无奇的“卒”的名字呢?

对芸芸众生来说,记忆尤为重要。没有了记忆,我还是我吗?在记忆里都找寻不到痕迹,怎么证明我们曾经存在于世上呢?

我深信我们的信仰是由我们的经历所决定的,我们的过去为我们的未来做出选择,就像The Machine在它默默注视着一切的过程中迅速成长为我未曾预想过的样子。

其实我并不认为我的父亲或者是这位老人,会在遗忘中痛苦。痛苦的是意识到自己遗忘事实的片刻,更痛苦的是被留下来的、爱着的人。

我努力维护自己记忆链条的完整性只是因为⋯⋯我有不想遗忘的事。

像我们这种无名无姓、隐没于人群、行走于黑暗的人,能够保有的、为数不多的珍贵事物就是对彼此的记忆了吧。

尽管回忆的确是一条没有归途的路,但我深信过去是真实的,它造就的现在难道不是真实的吗?(注1)

尽管我如此抗拒与他人的交集,幸运的是我们曾有足够长的时间,长到留下足够多的回忆,也长到让你逐渐认识真实的丑陋的我。不知从何时开始,我给予你如此多的信任,甚至相信你不会因为我的缺陷而离去——而你从未让我失望。

还记得我曾在Kohl间谍坟墓前说过的话吗?我一向认为墓碑并未有其意义,毕竟除了怀揣爱意敬意的生者,谁会在乎墓碑上的名字呢?谁会在乎名字背后的人呢?

也许不会有一座坟墓真正铭记你的名字,但是你曾做过的事、说过的话,我不会忘,那些你帮助过的人不会忘。

我只希望我能一直记得我们存在过的证明,我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能将你的名字记得久一点,再久一点。


你永远的

Harold Finch

——————————————————————————————————

注1:“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是一条没有归途的路,以往的一切春天都无法复原,即使最狂乱且坚韧的爱情,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种瞬息即逝的现实,唯有孤独永恒。”——《百年孤独》


嗯……不出意外下章完结

[poi][rf/fr无差]告白[4]

Dear Mr.Reese,

再次说声抱歉,上一封信写得有点太情绪化,恐怕会引起一连串不必要的担心。

心理医生关于阳光的建议不知是否起效,不过显而易见的是,最近连绵的阴雨天不仅给这具残缺的躯壳带来了生理上的折磨,也将我的精神状态压到水平线以下,让我好几天无法提笔。

闸口一旦打开,要让奔涌的洪流停下来似乎有点困难。特别是在这个深夜,淅沥的雨声陪着我,犹如沉默包容的你,我简直难以拒绝说出未竟的话的诱惑。

我是不是没跟你说?我又搬回图书馆了,不管是投入号码工作还是闲暇时翻阅书籍,或者上下那段对我的腿脚来说有点不太友善的楼梯的时候,总有种昨日重现的恍惚感——恍若你在身边,扮演着我的假释官,告诉我其实一切并没有那么糟糕,其实我还是做出过一些积极的影响的。

似乎The Machine也从你身上学会了一些东西。最近在追查号码情况时总跳出一些蛛丝马迹,关于我们曾经共同挽救过的生命、关于那些紧张充实的日子、关于我们暗语似的线索,不着痕迹地抚慰我。我意识到它对我的关注程度超出了我的认知,以前我极力避免这一点(甚至采取了一些不太恰当的手段),而在无法干涉的现在,我得说,我也欠The Machine一个道歉。

此外,我仍想向它的关怀表示感谢,它们的确起了作用。

就像你的关怀,对我的健康,对我的精神状态,对我摇摇欲坠的信仰⋯⋯在那些艰难的日子里,当我实在难以支撑的时候,你及时拉了我一把——那个瞬间,我从未如此深信神的存在并衷心地感谢他。

前几天The Machine帮助我把记忆深处令人怀念的片段翻了出来,你遭到前雇主追杀时我去接应的地下停车场、那个我们共历生死的天台、意大利的追逐⋯⋯虽然并不全是愉快的回忆,但我得承认我还是庆幸——我未曾对你做出过太多承诺,所幸唯一的一个我做到了,I'm always there.

你永远的

Harold Finch

[poi][rf/fr无差]告白[3]

——————————————————————————————————

Harold,

很高兴这起了作用,说实话我有点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回应。

总之,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我在这儿,always.

你忠实的……

——————————————————————————————————

Dear Mr. Reese,

我不是说过吗,很高兴收到你的来信。别介意,也不需要苦恼要做什么回应,絮絮叨叨是老年人的坏习惯,偶尔也让我享受一下岁月带来的特权吧。

我的心理医生鼓励我打开心扉——我很怀疑到我这个年纪还能不能对活着的人做到这一点,所以我选择听从他的第二条建议,多晒晒太阳。

今天下午和Bear一起路过Grace之前在纽约的住处,得益于你那似乎永无止境的好奇心,我们曾在这里有过一场算得上尴尬的邂逅。认真地说,刚开始根本想不到你是这么活泼的人(笑)。

我一直避免提到Grace,不仅出于对私密的坚持,还因为歉疚和羞愧每每压得我难以启齿。Grace对我意义重大,她是如此温和、真挚、宽容,简直是这个世界所有美好词汇的化身。曾经很长一段时间内,她是我与这个世界的唯二链接之一。但即使如此,我也从未向Grace袒露过真实的自我——疯狂的过去、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内在。难道维系在谎言上的关系是稳固的吗?对他人报以冷漠的我,能够赢得Grace的心吗?我是如此贪恋着虚幻的幸福,以至于在真正的结局面前止步不前,最终害得她莫名其妙地失去一段感情,莫名其妙地陷入孤独,甚至莫名其妙地踏入危险,背井离乡——这些,本不该发生在她身上。

我是如此自私、懦弱、顽固。现在,我又在你身上犯了同样的错误。

我的医生将我的这种情感定义为创伤后应激障碍,建议我要试着原谅自己的过错。然而对真正犯下了错误的人来说,这真的很难。

昨晚我做梦了,梦到一场审判。法官是我,原告是我,被告是我,陪审席位上也坐着一排面目可憎、冷漠刻薄的我。然而所有的指控、所有的刑罚,都无法涤荡我的罪过,无法拯救我的悔恨,我不知道终其一生,还能不能得到自己的谅解。

抱歉,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你永远的

Harold Finch

——————————————————————————————————

tbc.

节日外出吃饭真是个鱼唇的决定,等位间隙码了一点,回来接上了后半部分。

写着写着觉得好像有点放飞,收不回来的糟糕预感(・_・;;;;

[poi]([rf]/[fr]无差)告白[2]

——————————————————————————————————

Harold,

好吧,Root告诉了我你的近况,所以我确实有点担心。

一直以来我都不是很能理解你的歉意,是的,你改变了我的命运,我不是早说过嘛?没有你我早就死了,不是烂在哪个垃圾堆就是死在我前上司的手里。自从选择了CIA,我早就隐没于黑暗了,你给我的目标让我救人而不是杀人,你的陪伴也让我摆脱了孤独。

啊,我也不能理解你的谢意,你可真是个宽厚的老板。

人生总有这样那样令人追悔莫及的遗憾,既然有想说不能当面说出来的话,不妨这样说出来,或许对你有点好处。

我保证不告诉第三个人哟。

你忠诚的

John

——————————————————————————————————

Dear Mr.Reese,

上周已收悉你的来信,抱歉现在才回复,实因迟迟不知该如何下笔(或者说,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写这封信)。

你总是带给我惊喜,没想到你还有当心理医生的潜质。不过我得说这还是起了作用的,如果你曾经认为我的所作所为能为你的后半生带来一点温暖,我真的会非常、非常高兴。

所以既然得到了你如此郑重其事的保密承诺,我想试着听从你的建议。

从哪儿说起呢?

就说说令你困惑的我的感激之情吧。

一直以来,生活对我来说就是个巨大的迷宫,人性也是。追溯起来,这种惶惑从青年时代离开故土、我的父亲抹消了对我的记忆那天开始就伴随着我。我很擅长应对代码,但我一点都不擅长应对这个——最亲近的人某一天突然面目陌生,包括当初发现我的挚友Nathan偷偷开展拯救号码事业的时候,我感受到的除了被背叛的错愕以外(你看,我当初甚至愚蠢地认为那是背叛),还有不可思议。

Nathan的死改变了很多东西,但并未改变我的困惑。相反,更使得我对复杂的人性避之不及。我曾经尝试着寄望于人类的智慧谱写的文学和艺术、真心实意地欣赏普通人的幸福⋯⋯然而看得越多、遭遇得越多,越让我感到自己与这个世界的隔阂犹如天堑。我尝试着探索一条道路,却时常觉得自己灰头土脸、一无所获,以至于我的高墙越来越坚固(抱歉,我知道这给你造成了很多困扰)。

而你,John,你根本想像不到你对我的影响力。还记得Mr.Riley吗?我在这个号码以及Detective Carter⋯⋯以及很多人——甚至包括你——身上,都犯下错误,做出过于消极的评价(我怎么敢、又怎么有资格自大地评判他人为Bad Code?)。在跟Ms.Groves经历的第一次不怎么愉快的旅途中,见识到人类的多面和善变,轻易击碎了我在与你短短共事的日子里建立起来的微薄信心。多亏你令人赞叹的坚持和坚定,让我认识到自己的浅薄和软弱。那些像珍珠一样宝贵的日子里,那些笑容和拥抱像温热的泉水,泡软了我心上的茧,再由一把手术刀轻巧地割去。这就像⋯⋯就像黑暗里出现了一只手,带着我在迷宫里摸索,哪怕碰到一条死路,你也会耸耸肩撇撇嘴,绕开它或者干脆⋯⋯翻墙而过(笑)。

时至今日,迷宫依然存在,但我已不再惧于接触人类,不再抗拒了解人性,也尝试着去接受他人的善意。我想这一切都应该归功于你。

愿你幸福快乐。

你永远的 

Harold Finch

——————————————————————————————————

tbc.

越写越难过,希望赶快写完会好些(T_T)

[poi]([rf]/[fr]无差)告白[1]

一个脑洞,希望赶在s5开播前码完。

设定为最后战争TM获胜,Shaw幸存并回归号码小分队。

简介:战后Finch一直处于无声的低落状态。某天,他突然接到一封信 ⋯⋯

——————————————————————————————————

Dear Finch,

一切都还好吗?

辞职以后第一次跟你联系,希望你能谅解。要知道新生活总是会有个手忙脚乱的开头,是不是?

罗马的阳光还是一如既往地棒,让我想起上次我们一起在这里度过的美好假日。至于那次旅途的起因,我想我后来一直都没跟你说?我欠你一个道歉和致谢⋯⋯虽然感谢的话我已经说过不少次,但相信每次都是经过慎重考虑的哟。

包括现在在这里的新生活,新房子,新身份,新人⋯⋯啊,Iris在叫我了,抱歉,下次再聊。

你的 

Reese

——————————————————————————————————

Dear Mr. Reese,

谢谢你的来信。

虽然这么说有点失礼,但是对能收到你的信我还是感到很意外。啊,并不是说我不期待收到你的来信,我得说试想一想你能拥有的美满生活——远离伤痛、黑暗、寒冷和孤独——在很大程度上慰籍了我。

今年的纽约恍若在一夜之间从寒冬进入夏季,傍晚带着Bear散步的时候,看到中央公园的年轻人们享受余晖,就觉得我们那些在黑暗中行走的日子并非毫无意义。

所以,如果我接受你的道歉和致谢会让你觉得好过些,那么我接受。但我想我要声明,这是完全没有必要的。倒不如说,我一直想对你表示歉意,对于在各种程度上影响了你的命运,把你拖入黑暗的生活中。即使你曾经对我说过那与我无关,再次让我对你光风霁月般的洒落胸怀有了新的认知。

所以这里我还想对你表示感谢,我们的号码事业不仅拯救了号码,也将我从泥沼一般充满了悔恨和荒芜的日子里捞了出来,这一点我想我们有一样的感觉。说到这里,我再次深陷悔恨的情绪——出于懦弱,也出于旧日的伤痕,从没当面对你说过这些。

别担心,我会回首过去(而且不得不承认最近一段时间以来越来越多地回首过去,也许这是老年人的通病),但时至今日我已不会让自己回到昨日。我想我只是需要一段时间自我调节。

随信附上我的祝愿。

你永远的

Harold Finch

——————————————————————————————————

tbc.